【破壞美學.一】塗畫墨西哥之魂 磚塊、牆壁、鐵閘承載國民記憶|01周報

今年10月的蘇富比拍賣會上,班克斯(Banksy)名作《Girl with Balloon》一經成交後,隨即被這位英國塗鴉大師於畫框內自設的機關剪碎,反叛不羈本性表露無遺。「自毀名畫」讓世人重新反思並定義何謂「破壞的美學」。遍布世界街頭巷尾的塗鴉作品,將城市的建築牆壁當作畫布。在城市公共設施、牆壁畫上圖畫、文字,改變了該物件的原有面貌,可以說是破壞行為,但「破壞」又是否一定屬於貶義詞?我們應該如何擺脫主流觀念的束縛,從另一個角度去看「破壞」的藝術?(此為《墨西哥壁畫》專題報道之一)

【破壞美學.二】百年墨西哥壁畫狂熱 留給百姓的巨型歷史畫布|01周報

說到二十世紀初開展的墨西哥壁畫運動,就不得不提一生充滿爭議的墨西哥「壁畫國父」Diego Rivera。他在墨西哥人心目中的地位相當崇高。2010年發行的500披索紙幣中,便採用了他和妻子、同樣是傳奇畫家Frida Kahlo的肖像,分別印在紙幣的正反兩面,可見墨西哥人對他的重視。(此為《墨西哥壁畫》專題報道之二)

【破壞美學】墨西哥「彩虹城」:讓罪惡之城重生的魔幻顏料|01周報

墨西哥城東北約88公里的小鎮帕爾米塔斯(Las Palmitas)是典型的拉丁美洲山丘小鎮。站在小鎮的山腳望上去,往山頂的車道蜿蜒曲折。旁邊的小屋,牆身分別塗上深藍、淺藍、黃、橙、綠五種顏色,互相交錯配搭,相得益彰。眺望遠方,房屋的顏色更形豐富,彷彿一個個變大了的馬卡龍餡餅。(此為《墨西哥壁畫》專題報道之三)
Close

Subscribe to get sent a digest of new articles by Ng Chun Chung Michael
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