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 柏林租金管制

【柏林租管.一】辣招凍租五年 留住「貧窮,卻性感」時代?|01周報

「貧窮,卻性感」(arm, aber sexy),前柏林市長沃維萊特(Klaus Wowereit)以此形容柏林這個極富傳奇的首都。一句自嘲,卻成為柏林人這十多年來引以自豪的口頭禪。每年超過1,200萬名遊客來到柏林,感受這兒獨特的文化氣息、悠閒的生活氛圍。柏林的生活成本低廉,而且歷經大時代洗禮,海內外大批藝術家被這個性感的城市深深吸引,並進駐創作。莊嚴的聯邦政府大樓、市內逾200座公私營博物館、400多家藝廊、滄桑卻別具生氣的圍牆遺址、無數街頭塗鴉及裝置藝術……柏林藝文興盛,名不虛傳。不過,這幾年,柏林有點「不一樣」。這座昔日的「平價住宅天堂」,近年房地產價格出現瘋狂的漲幅。就在柏林樓市開始翻天覆地之際,柏林政府今年6月公布新的租金管制措施:在2020年開始,五年內住宅租金一律不准上調。市政府能否藉強力的租務管制,讓這座城市停留在「貧窮,卻性感」的光輝時代?(此為【柏林租管】專題系列之一)

【柏林租管.二】惠民與民粹一線之差 巴塞羅拿的反面教材|01周報

租金管制一直是經濟學和社會學極具爭議的課題。在自由經濟社會,缺乏經濟誘因的地產市場,未必有利城市持續發展。同時也有些學派認為,福利主義式提倡「人人有屋住」,變相就是在「養懶人」,直接滋生民粹成分的弊病,讓城市喪失增長活力。(此為【柏林租管】專題系列之二)

【柏林租管.三】藝術家無聲控訴 重建藝文聖地的「自由空間」|01周報

熱愛藝術的人,都知道歐洲有兩大公認的當代藝術中心,一為法國巴黎,二為德國柏林,後者的草根風格街頭藝術蔚成風氣,聞名於世。也許是冷戰時代遺留下來的歷史沉澱,或許是納入不同聲音的包容性、讓幻象變成現實的可塑性……柏林,是將歐陸的人文精神與媒體互為融合的藝術烏托邦。不過,當住宅高樓在市中心拔地而起,自然與反建制式藝術創作空間造成價值衝擊。資本熱錢流入,很容易令到自由創作筆墨乾枯。商業利益主導城市的精神孕育,這座城市或還能苟然手執畫筆,但畫布上的物事,既無體,也無神。當鈔票錢幣牽着一座城市的命運之手,不難預料,它舉世無雙的自我神韻便如煙消逝。取而代之,就是一頃又一頃格式化的石屎森林。(此為【柏林租管】專題系列之三)

【柏林租管.五】歐美租管「狂潮」:巴黎紐約奇招拯救失衡樓市|01周報

本系列前文提到,西班牙加泰隆尼亞政府急進地祭出租金管制措施,卻因為引起海外投資者的恐慌情緒,導致撤資潮,最後令租盤市場價格不跌反升。觀乎歐美各大城市,樓價升溫一直纏繞政府,如何妥善地令樓市降溫,是一道大難題。除了德國柏林、西班牙巴塞隆拿,法國巴黎和美國紐約在這兩個月,也不約而同地推出了不同程度的租金管制措施,應對各自的地區租金問題。(此為【柏林租管】專題系列之五)
Close

Subscribe to get sent a digest of new articles by Ng Chun Chung Michael

This site is protected by reCAPTCHA and the Google Privacy Policy and Terms of Service apply.